欢迎访问亚洲欧美成AⅤ人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有限公司

新闻资讯

小言诡事,上海乡村短篇鬼故事(1)-诈尸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站 2020-01-16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在这个系列短篇中,都是小言亲历的一些事情。之所以叫诡事,而不叫鬼事,就是因为小言一次都没有看见过真的鬼,但怪异的事情却见得不少。

第一件事发生在1990年。

小言那时候8岁,上小学2年级。同班里有个小男孩叫小易,生的又矮又胖,平时人缘不是很好,但跟我关系还不错,因为他家离我家很近,大概就距离500多米的样子。

因为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崇明,我基本把所有的小学同学都忘了个一干二净,但是对于小易,我却记得清清楚楚。他,他爸爸还有他妈妈的音容笑貌,就像用刻刀刻过一样。不容遗忘。当然,能记住他,就是因为发生的这件让我偶尔还做噩梦的怪事。

小易的爸爸是个高个子大帅哥,人长的好看,也有能耐。在80年代末就开始自己办厂,做小五金加工生意,两年下来赚了不少钱,三层房子造的有高又大,是镇上少数几个在90年代初就买了空调的家庭。

小易的妈妈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长相一般,人矮而且有点胖。小易家很有钱,但是小易妈妈却是个很勤劳的人,他家和我家的水稻田连在一起,农忙时分,经常可以看见她下地干活,还一直对我笑。照村里人的说法,小易妈妈根本不用下地,小易爸爸一年赚的钱够她种一辈子的地了。

农村娃娃读书,很少能成才。那时候教我们的,也多是一些刚毕业的高中生,自己都是孩子,哪里有心思教我们这帮熊孩子。

小易的成绩很不好,平时考试都是倒数,他爸爸总是拿芦苇杆子抽他,还经常用我来和他做对比,有时候我路过他家,还能听见小易爸爸揍他时的咒骂声:“你这个污棺材(崇明人把傻瓜叫做污棺材),又考试不及格!你看看小言,怎么能考100分?”

小易遗传了他爸爸的长相,浓眉大眼,但有跟他妈妈的身材相似,矮矮胖胖,小时候还是很可爱的。不过就是有时候有点傻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爸爸揍傻的。

总而言之,小易家虽然有钱,但是小易却过得并不开心。

90年代初的崇明,与全国其他乡村没有任何不同,乏味至极。作为一个8岁的熊孩子,平时基本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。

于是,崇明人诞生了一样及其恶俗的趣味在线观看中文字幕42页:看死人。

当然,我也有这种恶趣味。记得小时候,每当听说附近哪里有人死了,全村的年轻人都会拥过去,像参观稀世国宝一样,排着队去看尸体。尤其是横死的人,更是会引得万人空巷去看。你可以想象,一群大姑娘小媳妇,还有一帮熊孩子,把葬礼场挤成春运火车站一样的场景。

那是一个暑假周二的下午,我听说小易妈妈昨晚死了。(为什么我连周几都那么清楚?因为90年代周二下午没有电视看,所有电视台都休息!)

我马上跟着一群人跑到小易家,他家已经开始准备办丧事,有人在厅堂里忙着竖竹帘。我跟着人群拥进卧室,看见小易妈妈趴在床上,脑袋靠着床沿,双手伸出,长发散乱,看不清面貌。听旁边的人七嘴八舌说,小易妈妈是喝敌敌畏自杀的。刚看了2分钟,我们就被几个人轰了出来。

第二天,他家正式办丧事。农村办丧事,要摆豆腐宴,村里每家每户都要送钱,然后吃2顿饭。上午,我跟着父母来到小易家准备吃豆腐宴。

他家厅堂里已经挂好竹帘,竹帘上挂着小易妈妈的黑白照片,胖胖的,带着憨厚的笑容。我挤进人群,看见4张长凳上搁着一块门板,小易妈妈就躺在上面,双眼微眯,露出一丝眼白,脸上还带着一副口罩。一群人团团围坐在尸体周围,有几个哭丧的人正在嚎啕大哭。

哭丧这种事情,现在在崇明还很流行。花上一点钱,几个专门哭丧的老妈子可以代家属哭上2天时间。而且,极具角色代入感,你可以叫老妈子哭妈,她们就妈呀、妈呀的哭。当然你也可以叫她们苦儿,她们也能儿啊、儿啊的哭。而且富有韵律,有长段的唱词。

我没看见小易爸爸,却看见小易披麻戴孝,远远站在一旁角落,脸上挂着眼泪,于是就走过去问他:“你妈怎么死啦?”(Sorry,8岁的熊孩子实在是不懂含蓄)

小易说的话我记得很清楚。

小易:“前天,我在外面玩好,回来看见我爸爸妈妈打架。后来我妈妈就骂我爸爸,外面跟臭**污搞,臭不要脸。后来我妈妈抓了我爸爸,我爸爸脸上全是血。后来我妈妈被我爸爸打了好几亚洲欧美成AⅤ人在线观看个巴掌。后来我妈妈进房间把门锁上了。后来我爸爸走了。后来我妈妈就和农药死了。”

我正想感叹几声小易的悲惨,突然听见哭丧的声音竟然停了,厅堂里本来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也没有了,只剩下外间屋人群嘈杂的叫声。而小易,正两眼放光看着我身后。

我急忙转头一看,本来安静躺在门板上的小易妈妈,竟然笔直的坐在那里,眼睛睁开,露出没有瞳孔的眼白。

我吓得一机灵,只听不知道谁尖利喊了一声,诈尸啦!!

顿时,一屋子人,包括哭丧的、看热闹的、三姑六婆全大喊着向门口逃去。

好家伙,屋里这个乱哪。竹帘也掉了,相框也砸了,桌子也倒了,磕头用的草垫子飞起老高。

接着,混乱传播到外间,更是像炸了锅一样,锅碗瓢盆的破碎声响成一片,间或还有几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。

也许是年龄还小吧,我只是呆呆的看着,心中虽然也恐惧,不过却是不知所措占了多数。就这样过了足足有10分钟,外面渐渐静了下来,响起一个带着哭腔的喊声:“小言,小言!”,是我妈妈在叫。

我拉着愣愣的小易,看了一眼依旧坐着,但毫无反应的小易妈妈,走出了厅堂。跨过门槛前,小易还问了我一句“我妈妈大概没死?”

后来的事情,我已经记不太清了。依稀记得有人说,公安局马上来了,下午把小易妈妈拉去火葬了。又有人说,小易的舅舅本来在2楼,嫌人群逃的太慢,从小易家2楼直接跳了下来,1条腿断了。

从此,我就再也没见过小易,只听说跟他爸爸搬走了。


骑士导航 50p穴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13588888888
浏览手机站
亚洲欧美成AⅤ人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